2017年10月10日 星期二

【漫畫專欄】明日來臨-故事線簡述

〈明日來臨〉 (Here Comes Tomorrow) 是出版於New X-Men #151-154 (2004) 的一條X戰警故事線,創作者為Grant Morrison。故事的時間點發生在X戰警成員琴·葛雷 (Jean Grey) 過世的150年後,一個末日般的未來世界,在這個現實裡,人類已瀕臨滅絕,金鋼狼 (Wolverine) 作為僅存的X戰警,必須盡其可能阻止黑化的舊友野獸 (Beast) 奪取鳳凰之力的邪惡計劃。


背景
大約30億年前,新生地球災難性的原始哭喊喚醒了它們,而它們知道自己是作為一個心靈存在。它們是最早由RNA和DNA組成的基因組,完美適應的形式,進化的巔峰,這個自我意識的不朽生命被稱呼自己是薩柏蘭 (Sublime,意為「昇華」),認定自己是地球的支配物種。

當碳墊菌落和細菌叢吞嚥著豐富的氫氣,看似是這黎明世界的帝王,薩柏蘭則在它們發育不全的紊亂的DNA內藏匿和生長茁壯。它們拿自身的遺傳創新換取日益增加、更有組織的生命形式──植物、昆蟲、蜥蜴、哺乳動物。它們認定自己是支配物種、原始序列和α基因。即使是被稱為「創造之冠」 (crown of creation) 的人類也沒有對抗它們的防禦,想像著自己統治這個世界,但它們就居住在他體內──不可見、不被懷疑、不被識別,直到變種人孩童的出生。

超人類 (homo superior) 被視為一種新的生命形式,出生於輻射原子和破碎染色體的奇妙碰撞。這些突變,擁有潛力培育強大、不受侵害的後代,成為它們永恆統治的真正威脅。為了對抗變種人,它們不得不感染普通人類發動侵略,將他們巨大的能量轉移到盲目的衝突中。冀望將他們鎖定在永久的鬥爭,可以防止變種人繁殖,他們的人口將永遠無法成長到威脅它們的滅絕。超人類在無意義的影子遊戲裡戰鬥至死方休,一切都源自薩柏蘭的命令。



明日來臨
作為變種人恐怖分子萬磁王偽裝下襲擊曼哈頓的後果,被宇宙鳳凰之力附身的琴·葛雷-薩默斯,顯然遭到電磁脈衝殺害。她的丈夫獨眼龍 (Cyclops) 退出了X戰警,留下野獸一人接手澤維爾學院。為了確保自己成功,野獸開始服用Hydrocortisone-D藥物,又被稱作"Kick",卻不曉得這藥實際上是霧狀的知性細菌薩柏蘭。如今薩柏蘭已控制了野獸的身體和精神,著手開始剷除人類,將人類逼迫到滅絕邊緣,尋求以自己的單一遺傳形象重造世界。

150年後,光榮會 (Proud People) 在月球藍色區域上發現了被能量蛋包覆的琴的身體,意識到這個發現的意義重大,驕傲之子試圖防止它落入薩柏蘭手中。最終,這顆蛋被轉交給湯姆·斯凱勒克 (Tom Skylark) 他的機械哨兵夥伴羅弗 (Rover) ,打算將其運送給大美利堅 (Megamerica) 的X戰警。正當湯姆準備出發,薩柏蘭的僕人破壞者亞玻倫 (Apollyon) 以夜行者 (Nightcrawler) 的克隆人軍隊襲擊光榮會。就在薩柏蘭的軍隊屠殺光榮會並摧毀星光城 (Starlit city) 之際,湯姆和羅弗被迫逃亡。

湯姆和羅弗抵達了廢棄的澤維爾學院,與企圖搶奪能量蛋的薩柏蘭的夜行者部隊發生衝突。戰鬥過後,他們與X戰警的E.V.A相約見面,E.V.A帶領他們前往位於曼哈頓環山的基地。然而,英雄們沒有意識到,其中一個夜行者就藏匿在流浪者體內,其身上經過後天基因修改,擁有獨眼龍和分身人 (Multiple Man) 的遺傳特徵。接著,夜行者複製自身,在隨後的混亂中,帶著蛋傳送離去。



尋求阻止薩柏蘭聲稱鳳凰的力量為己用,X戰警跟隨著湯姆和羅弗,計劃在外亞特蘭蒂斯 (Transatlantis) 的薩柏蘭基地發起戰鬥。同時,薩柏蘭成功地提前孵化了蛋,將琴復活。利用她剛復活時的失憶,薩柏蘭派遣鳳凰去剷除位於泛非洲 (Panafrika) 的類蟲種族泰米德族 (Termid) 。在那裡,她發現了變種人Bumbleboy,X戰警到泰米德族的大使。之後薩柏蘭說服琴,變種人必須剷除。

前往外亞特蘭蒂斯的途中,X戰警遭遇了由作為鳳凰的琴所率領的薩柏蘭軍隊。作為元祖X戰警的最後一名倖存者,金鋼狼拖延了足夠的時間,讓No-Girl的心靈力量切斷琴和鳳凰之力的連結。然而,薩柏蘭能夠將鳳凰的力量贈與自己。正當他如垃圾般掃除X戰警,準備宣告自己的勝利,琴得以重新建立她與鳳凰之力的連結。接著,她把薩柏蘭的本體從野獸的身體裡抽取出來,消毒了整個未來現實。轉移自己到鳳凰之力的家鄉維度,藉由象徵性地以自己心臟的血液灌溉,琴足以治療受損的孤兒宇宙,放手讓獨眼龍過上自己的生活。在Earth-616的現代,獨眼龍肩負起經營澤維爾學院的責任,在自己未意識下,確保了一個末日般地未來將永遠不會到來。


2017年10月4日 星期三

漫威人物檔案:珍・佛斯特 (Jane Foster)


本名:珍・佛斯特 (Jane Foster)

別名:女雷神 (Goddess of Thunder)

起源:人類

陣營:善良

初次登場:(作為珍・佛斯特)Journey into Mystery #84 (September, 1962);
(作為雷神)Thor: God of Thunder #25 (November, 2014) 

人物簡介:作為守護地球的第一道防線,超級間諜尼克·福瑞 (Nick Fury) 在得知秘密並顯然謀殺全知的觀察者Uatu之後,與復仇者在月球軌道發生衝突。戰鬥期間,福瑞在索爾·奧丁森 (Thor Odinson) 耳邊透漏一個秘密,使得雷神喪失舉起魔法錘子Mjolnir的資格;索爾和錘子後來皆掉落到月球表面。當索爾和任何其他阿斯嘉人,包括眾神之父奧丁·博爾森 (Odin Borson) 都沒有能力舉起Mjolnir,它最終被拋棄在月球,直到一位身分不明的女性握住並將她舉起,披上索爾的戰袍,斷言:「必須總是需要有一個索爾存在」。這名神秘的女性即是被診斷患有癌症的珍・佛斯特,她將這股新發現的力量對其他人保密,自此試圖學習如何利用她驚人的力量。作為女雷神,珍・佛斯特身上的癌症似乎被抑制,只要持續保持著此狀態,癌症對她並不致命。如同其他Mjolnir的持有者,女雷神擁有Class 100的超人力量、超人耐久和免疫常規疾病。Mjolnir是由幾乎無堅不摧的烏魯金屬組成,允許她控制天氣,吸收被用來攻向她的能量,開啟通往其他維度的入口,以及上限32馬赫的速度飛行;當投擲出去,Mjolnir會自動回到她手上,並如同有生命般服從他的命令。藉由在自己前方高速旋轉Mjolnir,她可以偏轉子彈和其他攻擊。Mjolnir被賦予了魔法,因此只有那些被發現有資格的人才能夠揮舞它。


官方人物數據:



能力和事蹟:


Jane Foster舉起Mjolnir,成為新任雷神。錘子上的咒語亦從he變成she。

徒手撕開一道由汎合金核心加上亞德曼金屬鍍層打造的門。

召喚閃電消滅一群冰霜巨人。

舉起一座由黃金打造的島嶼,把它投入太陽。

將奧丁轟飛到土星的一顆衛星上。

舉起小行星作為武器。

正面抗衡眾神之父奧丁,雙方以驚人的速度在星球間移動。

操縱木星上的大紅斑,一個行星規模的超級風暴。

正面接下毀滅者 (Destroyer) 的射線,本人形容像是被太陽擊中臉。

對決Cul所操縱的毀滅者,擊出核爆般的攻擊。

創造巨大的風暴停止海嘯。

女雷神召喚出橫跨整個銀河系的閃電風暴,撼動了半個宇宙,
並吞噬Shi'ar雙神召喚的巨型超新星,將它轉變回恆星。

藉由將兩把雷神之錘互擊,撕裂時空,召喚鑄造宇宙本身的巨大閃電。

再一次將兩把槌子互擊,引發的閃電擊穿了九界的多個領域。

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Marvel宇宙的世界起源彙整和解釋(下)

在Marvel漫畫的眾多故事中,Earth-616的地球總是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某些說法甚至指出,它事實上是現實的核心、多元宇宙的心臟。本篇將詳細介紹與地球和人類起源關係密切的幾位神靈和存在。

十、天體軸 (Celestial Asis)
天體軸 (Celestial Asis) 是貫串已知宇宙自然能量的圖樣/模式 [1],它有過許多名字,它是黃道帶,每2160年一次的挪移,或是從現代地球科學解釋,單純是地球自轉軸的搖晃,但它對阿斯嘉人的意義遠大過地球本身。地球象徵性地坐落於天體軸中心,而在另一個位面,在阿斯嘉 (Asgard) ,它則是偉大的世界樹Yggdrasil [2]。世界樹支撐和連接著九個世界,其樹枝和根部各自連結不同的領域,分別為阿斯嘉、華納海姆 (Vanaheim) 、亞爾夫海姆 (Alfheim) 、尼德威阿爾 (Nidavellir) 、中庭 (Midgard) 、約頓海姆 (Jotunheim) 、瓦特阿爾海姆 (Svartalfheim)  、海姆冥界 (Hel) 以及穆斯貝爾海姆 (Muspelheim) [3];每個皆是複雜、分離、完全成形的宇宙。九界作為Yggdrasil的一部分,只是或許無止盡的冰山上的一角 [4]

圖18:地球和天體軸。


在萬物之初,奧丁和他的兄弟們威利 (Vili) 和菲 (Ve) 殺死了誕生出宇宙的巨人伊米爾 (Ymir) ,從他的身體,他們創造了天堂和地球。他的頭骨化為天空,他的腦髓化為雲朵,他的血液化為海洋,他的頭髮化為樹木,他的骨頭化為高山和巨石 [5-6]。奧丁與他的兩個兄弟很快將注意力轉移到地球,那裏有著眾多美麗的事,那裏有著眾多可喜的事。因此,他們在星球周圍設置一個圓環,接著魔法樹Yggdrasill生長,並且將其枝葉擴展到整個地球,守護著它,同時等待著人類的到來 [6]

奧丁交付給索爾一項特別的任務,讓他乘著帶有魔法的飛船到密米爾 (Mimir) 之地,在那裡會見密米爾之王,他控制著所有水域流動的神祕泉水。索爾給予他一片生命之樹Yggdrasill的枝葉,將生命之枝放入帶有魔力的泉水裡,緩慢地攪動神秘之水,讓它們滴入下方的世界。在其之下,一個被稱為中庭的地方,少許魔法之水滴在一對名叫Alder和Ash的樹上,它們是英明的奧丁在許久以前種下的。接著,樹緩慢地改變形體,成為阿斯克 (Aske) 和恩布拉 (Embla) ,中庭/地球最早的兩個人類,以阿斯嘉不朽者們的形象,注定要開啟一個新種族 [7]

註:阿斯克和恩布拉是北歐神話裡的人類始祖,相當於亞伯拉罕宗教裡的亞當和夏娃。

圖19:奧丁和其兄弟在地球種下世界樹。

而在吞星之種 (Galactus Seed) 的故事線,揭露了另一個世界樹的起源故事 [8-9]

那是時間之前的時間,在長今將死的日子,隨著一切的誕生而結束。奧丁的父親包爾 (Bor) 和其他眾神的父親們發現了世界的裂縫,在他的兄弟威利和菲的陪同下,奧丁前往考察該事。那裏有著無熱的亮光,那裏有著聲響,更像一種感覺而不是噪音,時間的邊緣周圍開始沸騰。他取回一顆種子,只有頭顱大小的尺寸,他做了每個人都會對種子做的事,他種下了它,接著從那粒種子生長出光之樹,萬物的心臟。它比萬物都要古老和強大。它是一顆超密的宇宙之心,採摘自時空本身;一個在時間之前的時間的神器。它的力量、它的能量超越即使是語言和數學運算可以解釋的邊界,它是上帝的永恆靈魂。接著長今終結,隨著包爾的世界在世界灰燼裡展開,所有事物成為它們在阿斯嘉頂上的其他八個世界。

圖20:從吞星之種生長出的「光之樹」和頂上的九界。

有兩個存在,他們的使命和天體軸緊密地聯繫在一起。一個是永世 (Eon) ,有知覺的半物理實體,幾乎和宇宙本身一樣古老,是大霹靂之後形成的第一個有形實體,已經存在80億年。永世視自己為監視整個宇宙生命的宇宙管理人,聲稱自己是永恆的後代,也是宇宙軸的後代。永世的首要職責是培養宇宙有知覺生命形式的進化,並且維持宇宙間有利於生命的條件 [6][10]。永世賦予了驚奇隊長Mar-Vell質變,引導他取得宇宙意識,將其轉變為整個宇宙的守護者。永世增強他對生命的整體感受,使他察覺一切。沒有動作是太輕微而看不見的,沒有聲音是太慢聽見的,沒有氣味是太微弱而偵測不到的,宇宙裡的所有事物如今與他成為一體 [11]

另一個是亞圖姆 (Atum),原始大地之母蓋亞的後裔。當其他舊神墮落成惡魔,蓋亞呼喚造物主──地球生物圈具有知覺的生命力,並生下亞圖姆,最初的新一代神祇。亞圖姆屠殺了大批惡魔般的神靈,吸收他們的腐化形體和能量,直到轉變為怪物般的噬神者Demogorge。完成他的任務後,Demogorge飛向天空,淨化了體內惡魔般的能量,恢復成亞圖姆,與太陽合而為一。億萬年後,地球上的高等物理生命人類終於應運而生,用敬畏和神秘的方式看待天地間的奇蹟,人類的新生意識進入到亞圖姆播種於天堂的能量,從人們的想像創造出新一代神靈。因此,眾多地球萬神殿誕生了。他們是不同神性的神靈,由造物主賦予本質,由人類無意識的思想賦予形體 [12]

近年,幾位死神齊聚一堂,尋求合併他們的領土和權力。隨著七個冥界的維度邊界被轉移校直,撼動了宇宙軸本身,再次釋放出噬神者Demogorge。Demogorge吃掉了他們所有人,並準備吞噬地球其他神明。聲稱他生來是亞圖姆,神之長子;但在Demogorge的形態下,他的使命是將過度成長的神靈轉換為基本能量。一支由各個萬神殿的英雄神組成的聯合軍,說服了Demogorge,當前萬神殿的死亡時候還未到。接著Demogorge抽取他所吞噬的全部力量,分離冥界之間的連結,停止對宇宙軸的威脅。臨走前,他警告眾神,當現今的循環終結之時,他將必須理所當然地被召喚,履行他在這天被推遲的使命 [12]

註:在噬神者的故事中揭露了地球神代的迭代和循環與天體軸息息相關,當天體軸的更替時,亞圖姆將化身為噬神者Demogorge,把地球神祇還原為基本能量,直到下一個世代神祇的出現。通過奧丁之眼,我們亦知曉當前的阿斯嘉是在大約2000年前開始和重建,在此之前,阿斯嘉已經歷過無數次的諸神黃昏的循環和重生 [7]

圖21:永世開啟驚奇隊長的靈魂之眼,賦予他「宇宙意識」。

Mar-Vell之子Genis-Vell後來也體現出同他的父親形式的宇宙意識。Genis開發了多種冥想技巧來幫助自己控制宇宙意識,並將他推上取代未來自我的位置,但是他經常被迫在情境之間,選擇是否介入其中而苦惱。當一個這樣的決定導致一名年輕外星女性的死亡,Genis看見這意味著將造成潛在的宇宙和平的喪失。在痛苦中,他的宇宙意識淹沒了自己的腦海,被打入精神分裂的狀態達到接近一個月,當他再次清醒時,Genis已經發瘋。

之後,宇宙實體〝熵〞(Entropy) ──永恆的子嗣──透漏自己是煽動Genis發瘋的幕後推手。熵想要通過摧毀他的父親,實現他所意識到的角色,並請求Genis的協助。Genis同意了,兩人以某種方式成功摧毀永恆,將其還原回熵的狀態。Genis和熵讓Rick Jones和他的新夥伴頓悟 (Epiphany) 加入他們,Jones說服熵為自己創造一個新的角色,成為造物主之一,接著Entropy藉由成為永恆重造現實。Genis以自己的手重塑宇宙,把自己和Jones放到開始發瘋之前,使這些事件不再發生。然而,儘管Genis的動機良善,新的現實已存在其不同之處,包括他的妹妹Phyla-Vell的出現 [13]

圖22:Genis-Vell協助Entropy創造大霹靂,使Marvel宇宙重生。

在諸神黃昏 (Ragnarok) 的故事線中,索爾為了尋找隱藏的知識,將自己吊在世界樹上。符文的知識,在北歐稱這種魔法叫「賽爾德 (Seid) 」,能預知未來並施加魔法於現在。索爾吊在上面,就像當年他父親做的那樣,使得他與他父親在靈魂和相互理解上比起過往更加親密。就像一個剛出生的人類,只有現在,他才全然理解父子之間的聯結,或者說國王與他的人民之間的聯結。

符文魔法和從密米爾之泉得來的智慧賦予了索爾力量,可以知曉過去,控制現在,以及引導未來。如今索爾可以看穿時間的面紗,越過眾神的知識。作為Donald Blake,索爾學會怎樣做一個凡人,他觀察所有事物、動物和礦物……他的觀察超越量子結構;超越宇宙結構,進入到宇宙外側的虛無。他觀察人與神之間、孩子與父親之間、創造者與破壞者之間的關係。只有在毀滅之後才能得以重生。符文向他展示了萬物的未來──每個人和每隻動物,每片葉子和每棵樹。他見到了每一個事實,每一場看見與看不見的戰鬥,不論勝與敗。他看見了萬物的終結,而這部分必須由他來完成 [14]

註:為了對抗到來的第四隊天神,奧丁曾將自己吊在世界樹下,以換取知識;之後,索爾亦通過同樣的方式取得符文魔法。永世曾先後賦予驚奇隊長和類星體宇宙意識,兩者或許本質上是相同的東西。

圖23:索爾將自己吊在世界樹下,以換取「符文」的知識。

另外一個宇宙意識可能的出現和描寫,是在Marvel: The End的故事線 [15]。古埃及法老阿肯那頓 (Ankhenaten) 找到了被稱為宇宙之心的神器,所有物理和形而上的能量都從此發出,從而獲得了無限的力量。若干英雄試圖阻止阿肯那頓的狂暴行為,而這場衝突亦召集了薩諾斯、吞星和其他宇宙實體。通過詭計和力量的搭配,薩諾斯竊取了宇宙之心,與之融合,使自己成為神一般的至高存在。

薩諾斯:「沒有言語能形容成為一切的感受。我就是一切,超越著現實。我曾是斯庫魯母星上一個調皮的孩子,我曾是大霹靂後一顆漂流的小行星,我曾是遙遠史前時代的一棵植物,我曾是大力神星系的一顆無人星球上的瀑布,我曾是徘徊狩獵的原始野獸,我曾是鐘錶滴答的那一瞬間,我曾是深海中的瀕危魚類,我曾是與我的兄弟一起穿行在虛空中的輻射粒子,我曾是飛越在混擬土峽谷中的蜘蛛人,我曾是遙遠未來的浩瀚沙漠的一粒沙,我曾是以宇宙奇觀來結束存在的超新星,我曾是作家腦海中的情節思路,我曾是一個奄奄一息的女人的最後一口氣,我曾是一隻高飛的鳥兒的一片羽毛,我曾是一個天真孩子的夢,我就是一切。」

「我幾乎迷失在過去的這些奇觀,然而,我的意識持續擴展到超越了物質與抽象,到達我從未懷疑其存在的領域。我發現了宇宙震動的圖樣/模式,所有現實的遺傳信息。這些發光的圖樣遠超光譜的色彩,它們是構成我們的現實性的短暫絲線,維持其完整和持續,上帝的法則書寫於蒼穹。我用了幾微秒便理解了圖樣的目的和重要性。這些發光的織物是抵禦混沌和虛無的秩序。」

註:儘管在Marvel: The End裡提及的宇宙之心 (Heart of the Universe) ,顯然並非奧丁故事裡的那顆宇宙之心 (cosmic heart) ──世界樹的種子;然而,獲得宇宙之心的薩諾斯卻和獲得符文力量的索爾,有著不可否認的相似的地方。薩諾斯見到的發光圖樣,或許正是天體軸本身,只是這一次不只拘限在九界,而是整個宇宙。

圖24:和宇宙之心合而為一的薩諾斯觀察到宇宙震動的模式。




十一、舊神 (Elder Gods)
在地球剛成形之後不久,一股超凡的生命能量被賜予這個獨特的世界,其名為造物主 (Demiurge) ,創造之力的化身。造物主在這新世界播種他的能量,因此誕生出了地球最初的生命,被稱為舊神的超凡生命,他們之中首先現身的是蓋亞,她將在某日被稱為自然之母;桑恩,黑暗的神祕主義者;以及賽特,偉大的毀滅者。除了儘管無人知曉這些「舊神」最初採取何種形體,但古今往來,人類盡可能地以有限的概念去描繪他們 [16]

當地球上的舊神墮落而變得暴力,崇尚和平的蓋亞與造物主交配創造出亞圖姆,他作為噬神者Demogorge,殺死了邪惡的舊神,賽特和桑恩被迫離開地球維度。僅有蓋亞和早在這場衝突發生的一萬年前就已獨自離開地球維度探索星辰的歐希特被允許留下 [16-17]。殘餘的四位舊神──蓋亞、歐希特、賽特、桑恩──共同創造出了四件創造的基石 (Cornerstones of Creation) :玫瑰(土)、寶劍(風)、皇冠(水)和鏡子(火)[18],這四個神聖的物件被描述為宇宙造物中四元素的體現,被用以帶來生命本身 [19]。上位元素尋求理解:歐希特尊重人類,桑恩剖析人類;下位元素不需要理解:蓋亞滋養,賽特吞噬 [17]

註:在最早的Conan the Barbarian故事中,創造的基石是海伯利安時代之前的原始神明/舊神所鑄造,它們分別是力量之劍 (Sword of Strength) 、智慧之冠 (Crown of Wisdom) 、姝麗之鏡 (The Mirror of Beauty) 與和平的白玫瑰 (The White Rose of Peace) [19]。Mystic Arcana系列裡重新定義了它們,變成骨之劍 (Sword of Bone) 、蛇冠 (Serpent Crown) 、黑之章 (Darkhold) 、黑檀玫瑰 (Ebon Rose) 這四件舊神象徵物。

圖25:四件創造的基石,代表宇宙間四大元素。

賽特和蓋亞、以及桑恩和歐希特之間早在亞特蘭蒂斯建立前,便已存在深厚的敵意,歐希特遂與其他三位舊神合力創造出了交岔路 (Crossroads) ,作為彼此認同的中立地帶 [17]。交叉路又被稱為跨維度的時間交叉路 (the Interdimensional Crossroads of Time) [20],它是世界的核心/樞紐,一個現實交錯的領域,選擇合流之處 [21]。如果知道該開啟哪扇門或爬過哪個洞穴,凡人可以從任何地方進入,但有時卻難以離去。巫師們花費了數十年的光陰想知道往返的路標,「願你在交岔路遇見自己!」因此成為巫師之間最愛的詛咒 [17]

圖26:集結四位舊神力量創造的交叉路,世界的樞紐。


1. 蓋亞的傳說
萬物之初,世界無形且空白,在深淵之上的是一片黑暗,直到大地女神蓋亞從混沌中自發地竄出 [22]。每個作夢者訴說著她不同的故事,但她是最早從混沌成形的事物,生下神祇本身 [23]。眾神之母有著許多名字,Akka (芬蘭名) 、Ala (約魯巴語) 、Danu (凱爾特名) 、Erce (俄羅斯名) 、Jord (北歐名) 、Neith (埃及名) 、Nertha (德語) 、Rangi (大洋洲名) 、Vaat (西伯利亞名) 、Yo (日本名) ,但是她的神話一般訴說著相同的故事,她開始存在並懷下孩子,她愛孩子勝過他們的父親,最終站在他們這一側反抗其父親 [17]。她聲稱自己是真正的創造之泉,所有神祇可做和已做之事的源頭 [23]

註:對於蓋亞最大的疑問,莫過於如何將Chaos War故事裡的敘述,和舊神起源連結在一起。根據Chaos King的說法,蓋亞是第一個脫離混沌的存在,這裡指的顯然是宇宙誕生前的原始混沌,但舊神的背景故事裡告訴我們,舊神是在地球剛誕生的熔融裡,由Demiurge的能量生成,舊神的出生不僅晚於宇宙誕生,而且晚於地球誕生。這個問題卻在J.M. DeMatteis創作的Strange Tales Vol.4裡得到合理的解釋。根據該故事說法,當前的宇宙是來自一個模糊未知的上帝所做的一場夢,上帝夢境的心臟即為地球,這解釋了地球作為所有現實核心的原因,相似的設定後來亦被借用到Starbrand & Nightmask Vol.1 #6 (2016) 。在這個說法下,地球不僅是宇宙的中心,甚至萬物之母克雷托極有可能亦是蓋亞的一個稱謂。

圖27:蓋亞是地球所有生命的自然之靈,每個文化都述說著她不同的名字。

2. 賽特的傳說
賽特是地球上最早犯下殺人罪行者,為這世界帶來第一起死亡,也使他從真神墮落為惡魔 [16]。當巨大的恐龍成為地球的主宰,賽特創造了自己與恐龍之間神秘的聯繫,從另一個維度領域,通過他們野蠻、暴力的死亡吸食釋放的生命能量,因此在這數百萬年間,賽特積聚了龐大的力量。蓋亞女神擔憂生命演化已到達盡頭,再次召喚她的兒子亞圖姆,轉變成噬神者 [24]。賽特和噬神者(分別代表混亂和秩序)的戰爭 [25],使地球陷入了長達百萬年的混沌,蛇型的惡魔最終長出了七個頭,並且保留這個姿態直到今天 。

而在Marvel Tarot [17] 提到,怪物般的七頭蛇襲取了七大洋,生下七個後裔。賽特的忠實追隨者以七個不同的名諱稱呼祂,每一個名諱皆可連結到神話裡的蛇或龍,極有可能賽特的頭曾現身於幾乎每一個文化裡流傳的蛇的故事,這七個名字亦可與特定的七宗罪連結,代表著賽特的七個頭顱:
Set (賽特,埃及神話的風暴之神) - 憤怒 
Apep (阿匹卜,埃及神話的冥海蛇神) - 貪婪 
Ophion (俄菲翁,希臘神話的蛇神) - 怠惰 
Tiamat (迪亞馬特,古巴比倫神話的海洋女神) - 慾望 
Lotan (坍,迦南神話的海怪) - 暴食 
Leviathan (利維坦,希伯來聖經的海怪) - 忌妒 
Apocalypse (啟示錄的末日巨龍) - 驕傲

註:聖經中7的數目字常被稱為是神的數字,代表完全或完美,例如「亞西亞的七個教會」、「神的七靈」。而在啟示錄中,又提到「天上又現出異象來:有一條大紅龍,七頭十角;七頭上戴著七個冠冕」(啟示錄12:3)、「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他被摔在地上,他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啟示錄12:9)。創作者David Sexton顯然把賽特將聖經裡的古蛇連結在一起,直指賽特正是上帝之敵撒旦本身。

圖28:賽特和噬神者長達百萬年的戰爭,導致恐龍滅絕。
3. 桑恩的傳說
某時某處,凌駕空間的空間,凌駕時間的時間,偉大的陰影棲息著,無形無名,但人的大腦無法囊括無形,懼怕以無名活著,遂投影出偉大陰影的形體,賦予無名之物名諱,並稱其桑恩。某些人說這個存在是邪惡的體現,但事實上,邪惡這字眼太過渺小,桑恩是創造的軟肋,神的腳步後方覬覦的陰影,但是這些概念亦不足描繪它的本質 [26]。桑恩僅僅將人類視為實驗室裡的老鼠,以此進行一連串的神祕遺傳實驗,通過把人類、猛獸和惡魔的組織捻合在一起,桑恩創造了數支古老的種族來服侍他,包括N'Garai、猿人、Ur-Xanarrh的蝙蝠人、鷹身女妖、或許還有夜魔;有一些他的創造比起其他要成功,例如狼人就是他最臭名昭著的成功作品,一度在世界各地帶來恐怖,他們的名字和故事成為了世界的神話和傳說,包括狼領主Garmr、Lycaon、Gauerko、以及最著名的Vârcolac──狼之惡魔,他最終使Echidna懷孕,生下他們的女兒Angerboda──芬里斯狼和巨蛇耶夢加得的母親。桑恩亦導致了Akat Ma'at有翼領主瓦魯納的墮落,成為阿修羅 (The Asura) [17],上帝最神聖的處刑者 [27]。 

億萬年前,噬神者吞食了幾乎所有舊神,結束他們的邪惡統治。但桑恩逃離了,在離開之前,桑恩留下了大量堅不可摧的羊皮紙,包含著他神秘與惡魔般的秘密,他們也被創造來作為他某日回到地球的物理媒介 [28]。在Darkhold #10 (1993) [29] 則提到,很久以前,當世界是如此年輕,沒有事物擁有名字,某物甦醒了。它學習到過去和將來之事,但最重要的是,它學習到不能、不應該之事。而它給予那些事物名諱,書寫在堅不可摧的書頁上,因為命名者得以支配命名物。多年後,當生命到來,而頑皮的父親以為他們在寫書,他們發現他們僅僅是桑恩故事書裡的名字,而桑恩從不寫快樂的結局。

註:真名具有力量的概念在其他故事裡亦有被提及,例如Hellstorm曾經透過召喚父親的真名Marduk Kurios,殺死自己的撒旦父親 [30]。在Warren Ellis所創作的這個故事中提到,魔法的力量是在名字裡,當你擁有一個事物的真名或識別的符號,你將可以控制該物。真名在猶太信仰裡也同樣具有意義,由於十誡裡紀載著不可妄稱上帝的名字,猶太人在抄寫文獻時,會刻意省略母音,改以四個希伯來子音יהוה(YHWH)來代稱上帝,致使這個字的原始發音失傳。中世紀末期,這四字神名被錯誤地拉丁化為耶和華。

圖29:桑恩與他的姊妹蓋亞是使世界成形的地球之靈。

4. 歐希特的傳說
歐希特又被稱為全能的歐希特 (omnipotent Oshtur) [31],她其他的稱呼包括天空女神 (Lady of the Skies) 、東星女神 (Elder Goddess of the Eastern Star) 、鳥之女神 (Bird Goddess) 和真理女神 (Goddess of Truth) 。鳥之女神的神話儘管各式各樣,但有著共通的主題,它們皆聚焦在神秘、極不可知的神聖女性,她的智慧漂浮在單純的男性智慧搆不著的地方。鳥之女神絕大部分的面向在某方面與處女有關聯,她們要不是處女或無子女、處女生子或者在不包含性行為下誕生後裔。或許在影射歐希特從她的一滴眼淚誕生阿迦莫多 (Agamotto) 的事蹟 [17]

在某個時刻,為了與桑恩的狼人以及賽特的蛇人抗衡,歐希特創造了一支被稱為Akat Ma'at鳥人的古老種族。他們之中最強大的一個成員被稱為瓦魯納 (Varuna,名字源自印度吠陀神話的天空之神) ,遭受舊神之一的扭曲,由於掌握黑暗者在有翼領主的耳邊嘀咕著謊言,瓦魯納對於自己所宣稱的低等種族開始心生懷疑,那時他視自己是凌駕他們的法官和劊子手,星辰成為他千隻眼睛的奸细,注視著人類的一舉一動,他動搖了許多Akat Ma'at的弟兄轉而追隨他,成為了阿修羅 (The Asura) 。那些沒有追隨瓦魯納的Akat Ma'at在薩拉斯瓦蒂──古老的東星女神的大祭司──的領導下,對於壓倒阿修羅的陰影充滿著屈辱,他們誓言守護他些阿修羅將傷害的人,成為了熾天使 (The Seraphim) 。一場發生在鳥人的兩個陣營──薩拉斯瓦蒂的熾天使以及瓦魯納的阿修羅──之間的戰爭,造成的破壞,使得歐希特將整支種族從地球驅逐到源質位面──賽菲羅斯 (Sephiroth) ,他們定居於此處直到今日 [17]

歐希特和阿迦莫多絕非「復仇」的典型,但他們非常熱衷於「平衡」。為了平衡桑恩對於阿修羅的腐化,他們設法改造四位最壞的惡魔來為正義服務,其中之一成為了蒼白騎士Cadaver,Ian Mcnee認為這或許與尋求正義的惡靈騎士有所關聯 [17]。然而,在Heaven's on Fire的故事線中揭露,一切始於大洪水。上帝低頭看著地球,祂看見人類心中巨大的邪惡,因此降下大雨沖走每一個人。在大洪水平息過後,上帝在天空放上彩虹,承諾少數的倖存者他將不再毀滅地表上的任何活物。但任憑上帝的努力,人性墮落的能力依舊,無論是否有彩虹,它必須被約束,復仇之靈因而誕生。復仇之靈是上帝自身力量的痕跡,寄宿於人類宿主,它們的職責僅僅是戰鬥,為無辜之人復仇和修整不受歡迎的人類 [32]

註:成年後的阿迦莫多,加入了歐希特和霍格斯,形成神秘的三位一體──維山帝 (Vishanti) 。尚不曉得這是否對應基督宗教裡的聖父、聖子和聖靈,同一上帝的三個不同位格。但值得一提的是,歐希特所代表的處女生子概念和東方之星 (star in the east) ,皆可連結到耶穌的降生。另一個與聖經的連結是來自Akat Ma'at有翼領主的傳說,暗示歐希特創造了天使種族,以及後來晨星路西法的墮落。Sephiroth這個詞來自卡巴拉的用語,代表生命之樹上的十個質點。尚不清楚被驅逐到源質位面的阿修羅是否正是居住在世界樹Yggdrasil第十界的天使(或其後裔)。Marvel Tarot的作者David Sexton有意將歐希特影射為基督宗教的上帝,相對於賽特被影射為撒旦。





十二、天神族 (The Celestials)
起初,那裡只有一個宇宙,只有第一蒼穹 (First Firmament) 。出於孤獨,就在那萬物的黎明,它犯下一個錯誤。他創造出天神般的生命作為它的奴僕和玩物,當中有一些竭力於對它的崇拜,尋求批准以創造屬於他們自己的生命,第一蒼芎對他們感到滿意,命名他們為追求者 (Aspirants) ──黑暗天神。但那裡還有著其他人,那些彩色的反叛者。為了增加宇宙的力量,他們冀望自己的創造為了宇宙與他們一同進化,從而生長、變化和死亡。當這被第一蒼芎視為瘋狂和褻瀆時,那些彩色的天神起而反抗,並與他們的弟兄追求者開啟一場天神戰爭 [33]

在這場戰爭之前,天神的數量曾經如同星辰一般,直到追求者創造出超級兵器「殺神者 (Godkiller) 」。它是宇宙的掠奪者,他們對抗天神最好的武器。在天神戰爭的最後一場戰鬥裡,追求者和天神皆面臨孤注一擲的境地。殺神者逆轉了戰局,可惜的是,如同時間訴說的,它沒有幫他們贏得戰爭 [34]

圖30:天神戰爭。

在天神叛軍啟動他們的武器所導致的一場大爆炸中,第一蒼芎被擊成碎片,從其純粹的實體中分裂出數以百計的新宇宙,這些宇宙合併形成了一個嶄新的集合實體──第二宇宙,也就是最早的多元宇宙。第一蒼芎與殘餘的追求者被迫逃離到最遙遠的邊界,從虛無中注視著天神叛軍拓殖第二宇宙,發展自己的僕從「歐米加 (Omegas) 」,以相對於第一蒼芎,也就是阿爾法 (Alpha) 。隨著時間推移,第一蒼芎從虛無中目睹多元宇宙一次又一次地重生,帶著憎恨,它不斷等待著正確的時機到來,直到第七宇宙死亡並重生為第八宇宙,當永恆正處於虛弱,第一蒼芎得以用鎖鏈囚禁他,並派遣它的追求者,它的天神 (Astro-Gods) 去感染永恆 [33]

註:永恆之前的多元宇宙分別是:第二宇宙,首位新種,Omega Force的鼻祖;第三宇宙,延續者,Lifebringer One的創造者,首位英雄;第四宇宙,朝聖者,旅行進入神秘的真實信徒;第五宇宙,魔法的製作者,變化幻象的編織者;第六宇宙,科學的發明者,到各處的交界處的建造者 [35]

圖31:天神擊碎第一蒼穹,創造最早的多元宇宙。

然而,在X-Termination故事線,卻揭露了另一個真相。根據Sage的發現,在宇宙誕生時,天神就已在那裡從事創造,充滿驕傲和孤獨。他們從黑暗中製造生命,但是他們愚蠢地扮演上帝的角色,把生命視為一場遊戲,一首被安排的詩歌。他們認為,伴隨著生命,必須存在死亡。他們對這對稱的安排感到滿意,誕生與毀滅,因此,他們創造出怪物來作為毀滅,消除他們的錯誤。反之,他們的創造卻起而反抗。天神無法摧毀它們,他們能夠做到的最好辦法是囚禁它們。僅僅憑著意志,他們將宇宙分割成多元宇宙,將怪物困在其中一個宇宙裡,並且封印。天神卻未從第一次的錯誤得到教訓,他們再次做了愚蠢的事,創造出死亡種子 (Death Seed) ,與怪物擁有相同目的、但更容易管理的一股力量 [36]

圖32:天神將現實複製和切割,從而誕生多元宇宙。

已知的是,他們過去曾在不同的階段拜訪地球,改變歷史的走向。第一隊天神的到來大約是在100萬年前,針對地球上最高等的生命形式──最早的人類──進行基因的考察與實驗,為了測試人類基因的多面性,第一隊天神創造了兩支人類的亞種──永恆族 (the Eternal) 和異變族 (the Deviant) ,他們對主流人類種族唯一遺留下來的是種植在人體內潛伏的DNA複合物,將於某日帶來善意的突變 [37]

只有神的儀器能夠辦到在那個重大的時刻所做的事,猿猴被供給宇宙化學,產生即將到來的幾個種族。以這種方式,這隻黎明之猿成為三支強大的新物種的共同祖先,他們是:異變人,不斷變化和毀滅性的失敗品。結構不穩定,每新一代異變人皆以新的怪異的方式顯現。他的命運是持續的戰爭;人類,這個物種孕育著結構和性格的真正平衡,儘管他是一名破壞者,人類有能力建設和平。他的同類注定要繼承地球,他屬於地球;永恆族,他更像是神之子,而非地球之子,他將手伸向宇宙。永恆族的繁殖少,並且免疫時間和死亡。就像神,他們與其他所有生命分開居住 [38]

圖33:天神在地球創造三個人類分支:永恆族、異變人和人類。

他們的弟兄眾多,從而站立在一千個世界,在那裡從事著相同的任務。覺悟之種被播種於銀河,帶著巨大的喧囂生長。他們伸向星辰,但他們被第四隊天神永遠地削減。這從創世紀被寫下前就已持續進行著,並且將會持續,直到阿爾法之日 (The Day of Alpha) [39]

天神服侍著宇宙抽象實體,藉由在所有造物中播種挑起終結的潛力,地球上的人類種族是他們作用的成果。就像大霹靂前的吞星,他是唯一的倖存者,尋求篡奪自然的潮起潮落,控制不可避免的潮流。他計劃點燃當前的人類進化,將其轉變為熾灼的地獄,這將吞沒宇宙,帶來萬物的終結。人類有一天也會這樣做,開始終結,終結開始。湮滅將會擁抱一切,創造會自行復始。而在其中,包含著陌客的自負,留下自己成為新宇宙的唯一倖存者。陌客曾讓Jean Grey親眼目睹人類作為宇宙最終的破壞者和救世主的角色,數百萬年呈幾何級數增加的進化增長,直到人類成為永恆,因此控制人類進化和變種人,意味著控制著開始和終結 [40]

圖34:天神賦予人類終結和開始新宇宙的潛能。

根據沉睡天神Tiamut,被稱為支點 (the Fulcrum) 的宇宙力量發起這些實驗,以在某日收集星球積累的生命能量。在預定之日,將檢驗星球的進展,如果是永恆族成為主導,天神將為支點收割星球;如是異變人成為主導,那麼被稱為蟲群 (the Horde) 的蝗蟲般的吞噬者將吃光星球的能量。正如天神是種植、創造、傾注的器械,蟲群則是收割、終止、寂滅的器械 [41]

據稱沉睡天神是天神當中最偉大的一位,也被稱為偉大的叛徒 (Great Renegade),它的實際名字已被從已知紀錄「抹除」 [42]。儘管它試圖抗拒自己的行為改變,沉睡天神意識到它已發展出情緒、意識到自由意志。當蟲群到來吞噬地球,沉睡天神讓永恆族人組成Uni-Mind,將他們的力量加入自身。允許增強後的它摧毀蟲群艦隊。沉睡天神接著旅行到Vestibule──支點與他的奴僕交流的領域。支點揭露它從大擠壓以來就一直在尋找一個同伴,隨著時間流逝,它已播種星球達到無法估量的時間。它看著其他天神轉變和進化成為更高力量的存在,當中有一些十分接近,但沉睡天神是第一位成為個體的存在。聲稱它已不再是自己的器械,並邀請它作為平等的同伴;沉睡天神答應了 [43]

圖35:支點與沉睡天神。

在Earth-8810的替代未來流傳著被稱為黑色天神的相似故事,沒有人或圖書館部門知道,這位主人是否曾有過名字,他從一開始便是之中最偉大的一位,他開口,其他天神聽從。接著,在第一隊天神到訪地球期間,他意識到自己已遠遠超過其他人。他打破了盟約,沒有人確切知道,但傳聞他可能甚至自行創造了異變人,不按計劃。因此引發其他人的忌妒,將他驅逐。他的法官們把他放在高山底下,永久地沉睡,但他們忘記他可以作夢。他在夢中呼喚自己的孩子,在那個早先的年代,他們成千上萬的前來,並在他沉睡時建造他的地下室。它為他提供所需的能量,成為他曾經在過去的模樣,某日它將允許他甦醒。同時,他夢想著偉大的事物,但多數時候,他夢想著復仇。

最後,他的機會到來。當有著不可估量力量的吞星在地球上面臨垂死,夢想成為了現實。吞星正在治療時,這位主人夢想著他完好,但被扭曲。行星吞噬者一直感到飢餓,如今,隨著他的胃口幾何級數地增加,他將變得貪婪無厭。他將不只吞噬星球,而是整個宇宙。而隨著宇宙毀滅,即使是天神亦無法存活。在高山裡,當之外的一切皆化為虛無。黑色天神將成為新宇宙的核心和創立者,他將成為上帝 [44]

註:儘管黑色天神的計劃在驚奇四超人的阻擾下沒有成功,但它在Earth-616的替代版本Tiamut,最終成為如同支點一樣的存在。根據Eternals Vol4的描述,每一個物質宇宙裡的零件皆是平衡的典範/例證/機能,從小到大,到無邊無際。被反對力量拉扯著,有時暴力,但總是完美的平衡。每一個粒子/生命/概念/活動皆存在於崇高的均衡狀態下,以侍奉支點 [41]。鑒於支點與One-Above-All皆以傳奇漫畫家Jack Kirby的外貌顯現,它們或許是同一存在,又或許是同一存在的不同化身。

圖36:黑色天神利用吞星,意圖使自己成為新宇宙的上帝。

關於天神的真實起源眾多紛紜,至今依然是一個謎。The Cognitorum of Velsarius Six推論天神來自整個多元宇宙之外,或許甚至來自那些未知的超越神族創造宇宙魔方的領域。Philosopix Ultimus of the Uch'tul Hegemony則與Velsarius的斷言形成鮮明對比,它假定天神是恆星抵達其生命週期終點的變質結果,而那個被稱為黑洞的奇點則是他們誕生的繭。這場衝突引發一場沒有任何一方倖存的星際戰爭。幾百年後,Winding Mist的超學者認為每一名天神皆是過去宇宙的倖存者,就像被稱為世界吞噬者的吞星。當吞星完成他在這個週期裡的命運,在新生的宇宙中,他本身將成為一名天神。由於以經驗為依據測試的先天上的不可能,許多種族駁回了這個理論。在仙女座星系,有個早已死去的種族流傳下來的傳說,聲明天神是進化過程的物理體現,因此是幻覺,沒有自己的固有現實。Kubik和Kosmos的推論認為天神實際上是永恆──創造總和的體現──的一部分。為了實現更大的自我認識,永恆偶爾會自我分裂,成為不引人注意的零件,漫步在宇宙 [45]。另一個理論則認為,他們實際上包覆著盔甲的Uni-Mind,由整顆星球的居民所組成 [46]

圖37:天神的眾多起源。

另一個不同的說法出現在Earth X──曾經,有一個完美的宇宙。這個宇宙我們只聽說過,被其進化後的居民感染,他們已操縱自身成為一支超越身體需求或需要的生物種族。最終,他們發現他們已影響自身到如此程度,不再有能力物理繁殖,不再有能力保存自身能量形體的活動。需要一個外殼,以確保任何額外的定義損失。他們為自己建造盔甲來容納他們的身體,它是一種有機容器,在地球上,被稱為汎合金 (Vibranium) 。但形而上的繁殖被發現是可能的,藉由將一部分能量植入整個世界。他們利用自身能力操縱其他世界的種族,成為種植在每個世界的胚胎的守護者。這就是天神的起源,他們將接著在星球植入汎合金,允許它們形成必要的外殼,為誕生提供定義。他們對世界內部的感染導致其瓦解,這又導致了吞星的創造。作為他們唯一的倖存者,他將確保他們永遠不會對新宇宙做他們曾對舊宇宙做過的事 [47]

註:根據Earth-X裡的說法,天神就如同宇宙的癌症,它們在行星內部產卵,藉由操縱星球上生物的DNA產生超人類,作為保護天神胚胎的抗體。每一名天神的誕生,意味著所在星球的死亡,過度成長的天神最終將導致整個宇宙瓦解。而吞星的存在則作為一股制衡的力量,如白血球一般,他會在天神誕生之前,早一步吞噬被感染的星球,將其還原成能量,防止天神的數量過度膨脹。

圖38:Earth-X的天神起源。

Kubik斷言天神是不可知的本體,關於他們起源的這些答案既全是正確,亦沒有一個正確。正如現實沒有對或錯的主張,它是無限可能性的和諧鑲嵌,意志和潛力的緊密結合。思忖著不可知的智慧會從不存在中帶來新鮮。這些問題沒有單一的答案,只有你選擇的答案 [45]。永無女王 (Never Queen) 作為所有可能性的體現,曾稱呼第五隊天神為她的可能性的化身 [35]





十三、探知者 (Scrier)
所有人類的集體無意識皆攜帶著對他的認識,自地球在宇宙火焰裡鍛造以來,以及在那之前,他就已經在地球上行走。探知者是最近的一個名字,在無限的名字裡,有一些是人們熟悉的,但這是他目前選擇的名字。至於他是誰──簡單地說,他是這世界的過去和其未來的建築師。幾千年來,他沉睡著,夢想著未來,直到銀色衝浪手喚醒了他,他知道他會的,在這指定的時刻。自從時間開始之前的無始的開端,他已努力以自己的形象塑造其地球,埋下種子,它已生長了無數個世紀,目的是轉變這個世界 [48]

探知者聲稱當吞星仍然是個襁褓中的嬰兒,他就已經十分古老。他遠遠超過善惡的定義,善惡對他毫無意義。沒有人能夠評判他,或他為這顆星球抱有的計劃 [49]

他已見過地球死亡和重生上千次,一次又一次,他已見過人類發展和落入墓穴。不要將他和無足輕重的暴君或全球的救世主混淆,他在他們之上,他是探知者。但他不是一個趾高氣揚地立於世界之上,誇耀其權力和統治地位的人,他寧可行走在陰影之中。他的工作通常藉由代理人來行使,當中有少數甚至知曉他的存在 [49]

當銀色衝浪手遇見被稱為另一位 (The Other) 的來自另一個維度的存在,它是一種不可理解的生物,衝浪手察覺它一種褻瀆神靈的的宇宙病毒,其意念採取了形體,滲透進現實。衝浪手盡可能阻止這個生物,並賠上他的生命。後來,是探知者復活了衝浪手,並且在他的協助下於所有現實的核心建造一道巨大的路障,將另一位鎖在外側。自多元宇宙誕生以來,探知者與另一位之間的衝突便以不同形體不斷進行著,並且將持續到多元宇宙死亡 [50]

註:這個被稱為探知者的古老生物,至今身分依舊成謎。根據湮滅的說法,吞星或許知道真相,或者至少知道真相的暗示,但不該由他來洩漏秘密。據推論,他有兩個可能的身分:一個是造物主Demiurge,地球生物圈生命力的體現,在地球剛成形時,已在這新世界播種他的能量,後來在與蓋亞生下嗜神者之後便下落不明。另一個可能的身分是創作者J.M. DeMatteis筆下的上帝,或者祂在夢境裡的化身,就如同瑣羅亞斯德教信仰的至高神阿胡拉.馬茲達 (Ahura Mazda) 創造出善神斯彭塔·曼紐 (Spenta Mainyu) ,他與自己的雙胞胎兄弟──惡神安哥拉.曼紐 (Angra Mainyu) ──陷入了永恆的戰鬥。

圖39:探知者是地球的建築師。


(完)

參考資料
1. Official Handbook of the Marvel Universe Master Edition #14 (1992)
2. Thor Vol.1 #293 (1980)
3. Thor: Asgard's Avenger #1 (2011)
4. Thor Vol.1 #616 (2010)
5. Thor Vol.2 #80 (2004)
6. Journey into Mystery Vol.1 #97 (1963)
7. Journey into Mystery Vol.1 #103 (1964)
8. Mighty Thor Vol 1 #1-3 (2011)
9. Thor Vol.1 #619 (2011)
10. Quasar Vol.1 #2 (1989)
11. Captain Marvel Vol.1 #29 (1973)
12. Thor Annual Vol.1 #10 (1982)
13. Captain Marvel Vol.5 #1-6 (2002-2003)
14. Thor Vol.2 #84 (2004)
15. Marvel Universe: The End #1-6 (2003)
16. Silver Surfer Annual #2 (1989)
17. Marvel Tarot Vol.1 #1 (2007)
18. Mystic Arcana Vol.1 #1-4 (2007)
19. Conan the Barbarian #128-129 (1981)
20. Alpha Flight Vol.1 #101 (1991)
21. Incredible Hulk Vol.2 #302 (1984)
22. Assault on New Olympus #1 (2009)
23. Chaos War #4 (2011)
24. Iron Man Annual #10 (1989)
25. Thor & Hercules: Encyclopaedia Mythologica #1 (2009)
26. Doctor Strange: Sorcerer Supreme #90 (1996)
27. Ghost Rider Vol.6 #30 (2009)
28. Avengers Vol.1 #187 (1979)
29. Darkhold #10 (1993)
30. Hellstorm: Prince of Lies Vol.1 #16 (1994)
31. Official Handbook of the Marvel Universe A-Z #7 (2009)
32. Ghost Rider Vol 6 #33 (2009)
33. Ultimates 2 Vol.2 #6 (2017)
34. Iron Man Vol.5 #13 (2013)
35. Ultimates 2 Vol.2 #100 (2017)
36. Astonishing X-Men Vol.3 #61 (2013)
37. Official Handbook of the Marvel Universe A to Z #2 (2008)
38. Eternals Vol.1 #1 (1976)
39. Eternals Vol.1 #7 (1977)
40. X-Men Forever Vol.1 #6 (2001)
41. Eternals Vol.4 #2 (2008)
42. Eternals Vol.2 #9 (1986)
43. Eternals Vol.4 #9 (2009)
44. Fantastic Four #340 (1990)
45. Fantastic Four Annual #26 (1993)
46. Eternals Annual Vol 4 #1 (2008)
47. Universe X #12 (2001)
48. Silver Surfer Vol.3 #135 (1998)
49. Silver Surfer Annual #1997 (1997)
50. Mighty Thor Annual #1 (2012)


回上篇──Marvel宇宙的世界起源彙整和解釋(中)